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暗影絕天 > 第一卷,黑瞳少年。 第29章 原來是你
    渾渾噩噩的從床上醒來,迷茫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我這是在哪?”顧天行摸了摸頭。

    “小天,你已經昏迷三天了。”袁笙細心的端過來一杯水。

    “三天了嗎?”接過水,顧天行微微呡了一口。“月兒呢?我妹妹,她沒死對吧!”顧不得燙嘴,匆忙咽下。顧天行慌忙問道。

    “小天,節哀吧。”

    拍了拍顧天行的肩膀。一向多言的袁胖子,此時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

    一把排掉自己肩膀上的手。“告訴我,那不是真的。袁笙,告訴我!”

    “蕭楓!”

    “孫博軒!”

    “告訴我,那不是真的…”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默默的搖頭。

    睜著眼睛,眼淚就那樣從顧天行的雙眼中流出。

    “為什么?為什么偏偏是我妹妹?”

    這一刻,所有人的勸解,仿佛都不再與顧天行有關。迷茫,恐懼,無措。

    這一事件深深的打擊了這個少年。任憑他們在那里搖晃著自己的肩膀,顧天行仿佛與世隔絕一般,只是靜靜的在那里搖著頭。嘴里反復重復著一句話。

    “這不是真的……”

    “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吧。”顧天揚微微嘆了口氣,自己親妹妹就這樣在最好的年紀離去了,他的心里又怎樣會好受。

    但是他不能垮,也不能表現出來自己的悲傷。自己同樣還有一個弟弟不是嗎?如果自己弟弟因為自己的無能而堅持不住,那他這個做大哥的還有什么活下去的意義?

    “小天,你。唉……”袁笙看著已經癡傻掉的顧天行,真的說不出什么話來。只是微微嘆一口氣,重重的拍了一下顧天行的肩膀,跟隨著顧天揚離去。

    身后是一直一言未發的葉念秋,孫博軒和月靈三人。

    一時間,房間內只剩下蕭楓和依舊在床上癡癡搖頭的顧天行。蕭楓的右腿還滿是紗布,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少年面前。

    “月兒已經走了,我們最后將她埋葬在蕩魔嶺西邊。有時間你可以回去看一下。”

    顧天行低著頭,一言不發,蕭楓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可以見到,床單上那一滴滴的淚痕。

    “顧天行!”蕭楓狠狠的一把揪住顧天行那略長的頭發,將他的腦袋強行的掰正。

    蕭楓這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僅存的左眼布滿了血絲,右眼緊閉幾乎皺成了一團,眼淚依舊不停的滾落出來。

    “遇到事情就只會哭,什么事情都不做。你和我說過,顧月最討厭這樣的人了,她在天上看到你這樣子,會怎么想?告訴我,她會怎么看你!”

    “可是月兒她還說過,不信守承諾的人,不配做一個男人。我答應過要保護好她的,可是,我…”

    “月兒?你不配叫這個名字,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也配做一個男人?”

    “是啊,我不配。可是月兒死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啪!蕭楓狠狠一耳光打在了顧天行臉上。

    “看著我。你看著我的眼睛!”雙手把住顧天行的臉,直接扭了過來。

    “你這樣子,月兒會怎么想?你對得起一直照顧自己的大哥嗎?對得起生你養你的父親嗎?男人,應該拿得起放得下!現在你應該做的是找到幕后的兇手,然后報仇懂嗎?”

    “對,沒錯,死了很輕松,什么都不用想了,可是他們呢?我們呢!會怎么想,你知道嗎?那是懦夫!”

    “顧天行,別讓我看不起你!”

    轉身走了出去。說實話,蕭楓心里很氣。盡管知道顧天行承受了這樣的打擊,很難受。可他還是覺得有些執迷不悟,人總是要活下去的不是嗎?

    自己當年父母雙亡,不同樣也…

    也正是那次比武之后,顧天行陽光的笑容感染了自己,讓自己明白了,活著不僅僅是為自己。自己還有兄弟不是嗎?可他呢?說實話,蕭楓,很失望。

    噗通一聲,顧天行躺在了床上。左眼緊閉,蕭楓的話依舊回蕩在自己腦海中,久久不能消散。

    一夜無話……

    次日林晨,顧天行盤腿坐在床鋪上,看其神色,儼然已經好了很多。

    “想清楚了。”顧天揚推門而入,直接說道。

    “嗯。”面對著自己大哥,輕輕點頭。但是滿臉依舊是消不去的傷感。

    摸了摸顧天行的頭,就像當初的兩兄妹一樣,一時間,顧天行心中感慨萬千。

    “想開就好了,當初你母親死的時候,我也哭了好久。人總有經歷過才會成長。”

    “大哥,那天,對不起。我不應該去質問你的…”顧天行低下頭神色黯然的說道。

    “沒關系的,我理解。”

    “能和我講講我母親的故事嗎?”

    望向天花板,顧天揚神色追憶。

    “母親很溫柔,還記得,那一年我八歲,你母親摸著圓圓的大肚子對我說。‘天揚啊,你馬上就有個弟弟了!’我不相信。‘萬一是個妹妹呢。’我這樣對媽媽說。”

    “結果很出人意料,是個龍鳳胎。哈哈,我還清楚的記得那一天,我抱著你們兩個小家伙,蹭來蹭去。”

    “而媽媽,也就是那一天難產而死。不,也不應該說是難產,那一天,媽媽就仿佛被凍壞了一樣,父親找過很多的郎中,但都一無所獲。終于,也就是你們生日的那一天凌晨,母親去世了。父親對外都說是難產,畢竟那種癥狀,從來沒有見過。”

    “本來的宴席也改成了葬禮,也只有那一天,母親的好一下子就充斥在我腦海里,小時候每一件事都歷歷在目,母親的飯菜,細心的幫我整理房間。母親為我們買的衣物,每看到一件,都會想起母親的好。”

    “有些東西,只有失去了才會懂得珍惜,人,總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想開就好了。你還有父親,還有朋友。”

    “是啊,我懂了,大哥。”顧天行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對不起呢,月兒,答應你的承諾,哥哥一件都沒有做到,我這個哥哥很差勁吧?不過,月兒,你放心,我一定堅強的活下去,為你報仇!

    顧天行在心里想到。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腦袋,直視著自己的大哥。問:“大哥,為什么不把月兒葬回家呢?蕩魔嶺外圍,月兒一個人,會孤單的。”

    顧天揚無奈的嘆了口氣。“唉,小天,不是大哥不想,而是那時候情況緊急。這就要從你昏迷之后說起了。”

    “那時,狂牛已經死在了你的拳下,可是,就在我們查探你傷勢的時候。蕭銘卻突然帶著兩百人趕了過來,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而我那個時候也是聽說了你們的情況,孤身前往。”

    “雖然,不久后陳浩然也帶著增援趕來了,可他們卻是人人帶傷,不用想,也是經過了一番苦戰。我們這才背上你和月兒的尸體,匆匆逃離。”

    “直到安頓下來以后,才將月兒葬下,可是后邊還有數百追兵呢,況且那時候我們還有七百多個孩子。”說著顧天揚接連的嘆氣,其中的憂愁連老天都微微感知到了,天氣漸漸便的昏暗起來。

    原來是我,都怪我那個時候沒有隱藏好自己,如果不是我最后暴露了身形,那么追兵就不會來,而月兒又怎么會連葉落歸根都做不到。都是我的錯…

    看出自己小弟的自責,顧天揚胡亂的揉了揉顧天行的腦袋。“這不是你的錯,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看過你標注的地圖,很正確的,不愧是我的弟弟!真正錯的,是那個已經半入魔的蕭銘。”

    那當然,我可是顧家的天才嘛!可是轉念一想,顧天行呢喃道,蕭銘?這名字怎么這么熟悉。剛想詢問自己大哥,卻只見人去鏤空。

    對了,是那次獸潮!

    “原來是你!”

    拳頭狠狠的緊握,顧天行一次又一次的呢喃著這個名字。面目猙獰…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 河南快3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爱彩单 竟彩 即时指数足球指数 500即时比分直播完整 新疆时时彩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亿客隆彩票网站 1zplay电竞比分网 江苏7位数 福建快3 黑龙江36选7 北京快乐8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bet365网球比分直播 奥讯球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