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暗影絕天 > 第一卷,黑瞳少年。 第21章 林中小屋
    應該是這一帶吧?為什么沒有絲毫的戰斗痕跡?

    匍匐前進著,顧天行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的地面,右手緊緊反握著黑色直刀。

    轟!遠處爆發出一陣強烈的火光。

    記錄下距離,顧天行繞了一個大彎,回旋著前進。

    站在樹上,微微撥開面前的枝葉,只見四名持劍蒙面男子圍攻著一人。

    那人身著著藍白相間的衣袍,腹部一道貫穿傷口。手持兩米長的戰戟瘋狂的橫掃。

    觀察數刻,收到顧天揚數年訓練的顧天行已然明白,那人已經走上了絕路。

    此刻那人完全就是拼命的打法,絲毫不顧及傷口的增加。

    面對迎面直刺的長劍絲毫不加以躲閃,白衣男子深深的將其卡住。揮戟將面前那人攔腰橫斬,那名蒙面男子一時躲閃不及,險些被一擊劈為兩段。

    盡管躲閃開來,但蒙面男子還是被斬開了十數公分的傷口。松開手中的長劍,蹲在地上,氣息浮動,看其模樣,儼然已經重傷。

    另外三人,為首的一人怒喊一聲,瞬間圍攻上去。一番交戰過后,白衣男子身上又多出數到傷口。

    “這應該就是慕容凝雪的大伯了,想辦法幫他一下。”默默想到,顧天行翻身躍下了所在的大樹。向著已經重傷那人的后背潛伏而去。

    那四人依舊還在交戰著,重傷那人此時也服下一枚丹藥,原地調息。

    好機會!

    瞬間,黑色的刀光一閃,那人后心前直接伸出一只刀尖。

    咕嚕。蒙面男子發出一陣口齒不清的嗚咽,口中鮮血滑落,不多久氣息便已消失。

    這也是顧天行第一次見血,強壓下心中的不適,抽刀,迅速閃身躲到了另一邊的樹后。

    聽到動靜的那名蒙面男子迅速脫離戰局,見到同伴已經倒在了地上。露出的眉頭緊緊的皺起。

    “三弟!”憤怒的揮舞了一下手中的長劍。“何方鼠輩傷我兄弟性命!”

    聽聞此言,還在戰局中的兩名蒙面男子頓時一驚,手上的動作隨之停頓。

    把握住機會,慕容凝雪的大伯再度重傷一人,比起上次,此次付出的代價,無疑小了許多。

    另一蒙面男子回擊一招,將白衣男子擊退,迅速帶著已經重傷的那人撤回了自己大哥處。

    二對二,戰局的天平漸漸的滑向了另一側,當然,顧天行的戰力其實并沒有多大用。對方也只是吃虧在了一時不察。而現在對面已經有了戒心,想要再次抓住這樣一個機會,無疑是難上加難。

    場面頓時陷入了僵局。任憑對方的多次呼喊,顧天行任然堅持不露面。

    雷聲呼嘯,大雨漸漸的落下,為首的蒙面男子明白,戰局不能再拖了,心態已經成為劣勢。當即喊道。

    “我們狀態不是太好,元氣只能略微感知到一個大概的方向,而且那人先前的一擊并沒有元氣波動,當然不排除對方不用元氣的可能。”

    “而現在他依舊是藏頭露尾,可見沒有成功覺醒武魂的可能性極大。先把那慕容老兒弄死,我們的仇慢慢來報。諒他一個元師都成不了的垃圾,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玩弄。”

    “好!大哥,那慕容小兒已經重傷,直接用一套組合元技吧。”

    三人同時點頭,凝聚元氣,不多久一道火焰,兩道颶風,從三人口中同時吐出。

    咔嚓。火炎呼嘯直慕容姓男子面前三米卻難以寸進,一道道裂縫從虛空中顯現。

    空間系!

    這名男子正是極為罕見的空間系元師。

    眾所周知,自然屬性的元師同等級內要比元素屬性的強大。

    突然異變突起,元技相交處的空間裂縫儼然擴大,隨機開始旋轉,不多久火焰便被吞噬殆盡,只留一道黑色的圓球閃發著詭異的光芒。

    黑洞!雖然只有拳頭大小,但那不穩定的氣息,已經若有若無的一絲壓迫。所有人頭上盡皆冒出了冷汗,眼睛緊盯,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隨機轟的一聲巨響,無數的空間利刃帶著呼嘯的火焰,掃蕩著周圍數百米!

    從坍塌的樹下爬出,顧天行凝視周圍。滿是不可置信的驚呼道。

    “這就是元師的力量嗎?!”

    在場的五人,或多或少的收到了重傷,其中三人更是直接身殞其中。

    捂著左腿,一瘸一拐的走向了中央。周圍是一道直徑一百米的大坑,尸體分散在兩邊。

    “你,怎么可能,區區十二歲的少年,怎么會…”

    噗!太刀直接刺入了那人的咽喉。

    至此,此處方圓一公里內,只有顧天行一個活人。五名雙元師就這樣隕落在這樣一個偏僻的角落。

    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將這五人分別葬好。

    無論是慕容家的舍身為人,還是四名蒙面男子的兄弟情義,這些都值得顧天行肯定。大陸上,或許這樣的事每天都在發生吧。

    值得一提的是,順勢顧天行記下了那四名蒙面男子的相貌。還收獲了一些丹藥,回去找大哥咨詢一下。

    “或許可以幫到慕容凝雪。”包扎著傷口顧天行如是想到,想到少女那憔悴的面龐,驀然,心中閃過一絲絲心痛。

    ……

    啪!啪!

    本就沒有睡著的慕容凝雪驀然聽到一陣陣腳步聲,拔出短劍,走出了帳篷外。

    鐺啷!

    短劍掉落在地上,看到來人,少女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感情,撲過去緊緊的抱住了顧天行。

    “你走也不和我說一聲,我好…”擔心你。想到后半句,少女實在說不出口,面色羞紅。

    注意到自己臉色微微發燙,少女這才將頭埋入了顧天行胸前,大哭起來。

    “我不是看你睡得正香嘛!”尷尬的撓了撓頭。牽動傷口,顧天行一陣呲牙咧嘴。

    “你受傷了!”少女這才看到男子身上十數道血痕。“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沒有回答少女的問題,顧天行從懷中取出一枚白色的玉佩,上面刻著兩個大字:慕容。

    “這是我在你大伯身上找到的,原諒我沒經過你同意,去翻動他的私人物品。”

    “嗯。”少女站在顧天行面前點頭道。“那他人呢?”

    沉默。

    “我知道了…”接過玉佩,少女深深的鞠了一躬繼續說道:“這是我們慕容家的身份象征,人手一塊。并沒有什么其他的作用,但是意義很大,顧天行,謝謝你。”

    “不用謝。”等到慕容凝雪的心情稍稍穩定了些,顧天行繼續說道:“話說我們是不是先回去帳篷里呢?這樣一直淋著雨是不是不太好。”

    “這是屬于我們兩個人的茅草屋!”

    噗!少女笑了。笑容是那樣的發自內心,是那樣的美好純潔。

    微風吹過,一時間,顧天揚看呆了。

    接著微風,顧天行的劉海被吹到一側,慕容凝雪猛然發現,少年那漆黑空洞的右眼!

    雙手驚訝的捂嘴。

    與我一樣十二歲的年紀,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 福建快三 体彩p5 河南快3 极速飞艇 河南快三 甘肃11选5 浙江11选5 快乐时时彩 十一运夺金 3d开机号 浙江11选5 足球指数即时比分 球探网足球即时 电竞比分直播 2012欧洲杯足球比分 比分直播球探网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