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真沒想出名啊 > 正文卷 第九十三章 我來靈感了(第二更三千字送到!)

正文卷 第九十三章 我來靈感了(第二更三千字送到!)

    他們鼓掌,我鼓掌。

    他們笑,我笑。

    他們點頭贊嘆,我也跟著贊嘆。

    他們做什么,我做什么。

    裊裊的鋼琴曲環繞著整個音樂大廳,除了上方的音樂外,下方觀眾席上一片寂靜。

    陸遠不太懂鋼琴曲彈奏的深層次含義,他只知道音樂很好聽,聽起來很舒服。

    特別是大胡子帥哥肯尼迪的那一首《致美好的一切》讓陸遠感覺很歡快輕松。

    當然如果讓陸遠形容的話,陸遠只能用“好聽”這一個非常樸實的詞語來形容。

    除此之外,陸遠實在無法描述……

    他只會假裝。

    當然陸遠很好地詮釋了濫竽充數這個詞的含義,甚至越來越感覺自己的演技逐漸爐火純青了。

    在音樂結束后陸遠鼓掌得非常熱烈,表情更是相當興奮與狂熱,本來平靜舒緩享受的音樂硬生生被他鼓掌得跟聽完搖滾樂一樣生猛地不行。

    就差狂熱大吼了。

    肯尼迪注意到了前排這個用力過猛的粉絲,站在舞臺上他不但沒有感到任何違和感反而覺得非常感動,心里暖暖的。

    這才是真正的藝術愛好者啊!

    這才是真正的藝術狂熱者啊!

    “謝謝,謝謝!”

    他對著所有人鞠了一躬,隨后用純正的英語說了一聲感謝,在走下臺之前還朝著陸遠這個“假”粉絲點點頭。

    他覺得這個華夏粉絲一定很懂自己……

    演出很愉快!

    沒有什么比遇到這種粉絲更美好的事情了。

    在肯尼迪鋼琴曲完了以后是另外一首稍顯震撼一些的交響樂。

    鋼琴曲陸遠還能稍微聽一些,但是交響樂陸遠聽起來就完全不知道啥東西。

    這種感覺就好像大學生跟剛出生的嬰兒說物理一樣。

    嬰兒只會咯咯笑,其他的能懂才怪。

    陸遠起初對音樂會的興致在交響樂響起來以后就淡了,看了看時間,現在正好是傍晚六點左右。

    估摸了一下時間,還有兩個小時才結束。

    難熬啊。

    陸遠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鄭天龍,卻見鄭天龍很享受交響樂的樂趣。

    很歡快……

    也許,這就是有錢人的高層次享受吧。

    他微微一嘆。

    我這輩子都不可能享受到這種樂趣了。

    我就是這種沒有天賦的,也沒有任何藝術細菌的人吧……

    他甚至還有點小自卑。

    …………………………

    一個半小時過去了。

    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對陸遠來說很煎熬。

    提早走也不行,坐在這里也不行,而且心中越來越對接下來的表演開始感到了緊張。

    這個時候上臺是要上臺的,畢竟自己裝下的逼含著淚也要裝完,但是上臺彈什么就是一個問題了。

    他腦海中很糾結,他只會為數不多的幾首鋼琴曲。

    《致愛麗絲》是最熟練的一首,其他的鋼琴曲陸遠雖然能彈,但彈起來磕磕碰碰,不是很熟練,畢竟這么多年沒彈過了,能完整地彈下來就很不容易了。

    嗯,要不等會上去和愛德華一起彈《致愛麗絲》?

    彈這首曲子的話應該問題不大,自己手法雖然差點但應該能蒙混過關吧?

    要不,就這么混過去?

    陸遠環顧所有人,然后腦海之中很奇怪地想起了之前經歷過的種種。

    然后這一刻陸遠突然有一個自己都覺得懵逼的瘋狂想法。

    而且還有些小熱血。

    自己為什么怕丟人?

    一輩子這么慫逼嗎?

    自己剛才在外面自己難道就不丟人嗎?

    而且彈《致愛麗絲》真的會和自己想象中的那樣不丟人嗎?

    自己的彈奏手法和愛德華的彈奏手法能比嗎?

    這些觀眾難道是和自己一樣的傻缺聽不出來?

    許許多多的問題在陸遠腦海中回蕩著,回蕩著……

    然后……

    陸遠吐出一口氣。

    要不不彈《致愛麗絲》直接彈另外那首前面磕磕碰碰曲子?

    反正已經丟人了,自己也不差這一次……

    大不了遭一頓罵,被網上批評罵一段時間就好了。

    反正債多不壓身,罵幾句自己又不會死,更不可能影響我未來的發展……

    我現在比當初那個窮鬼好多了,就算全部失去,我也不擔心,至少我還有錢!

    至少,我還有一套價值好幾百萬的店面房!

    所以,我怕啥?

    而且萬一,對,萬一幸運女神眷顧呢?

    倒霉了這么長時間,我總不可能一直倒霉下去吧?

    這根本就不科學好不!

    當這個瘋狂的想法產生以后,陸遠就越來越覺得可行,越來越覺得可以這么干!

    然后,他再度看了一眼所有的觀眾,發現他們手里并沒有什么扔上來能砸傷自己的東西。

    沒有。

    他放心了。

    當困擾自己很久的事情結束以后,陸遠瞬間感覺音樂會一切都變得非常美好,甚至連聽得一臉懵逼的交響曲也變得好聽起來。

    其實,我也是這么一個會欣賞的人嘛。

    他笑得很開朗,宛如地主家的傻兒子一樣。

    ………………………………

    當愛德華彈完一首《海的女兒》以后,熱烈的掌聲再度響了起來。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今晚最后一首曲了。

    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愛德華突然拿著話筒,看著下方所有人。

    “在這里,我要隆重的邀請一位華夏鋼琴家,他是我的朋友,他的才華無與倫比,同時,他是一位音樂創作家,也是一位導演,以及一位虔誠的藝術愛好者……”

    “有時候,我很嫉妒為什么上帝會如此的不公平,會將這么多的才華全部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嫉妒?是的,我很嫉妒!所有人都覺得我是鋼琴創作天才,我之前也覺得我是,但那天我聽了這首《致愛麗絲》以后,我才發現我和這個人在才華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我很期待跟他合奏任何一首鋼琴曲,為了這份期待,我已經準備好久好久了……”

    “遠,陸!請上來!”

    當愛德華喊出這句話以后舞臺響起了著名音樂家貝特斯的《上帝樂章》,幾乎同時燈光照在了一個位置上。

    所有的觀眾看向燈光照耀處,然后他們看到了一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整理了一下西裝,從位置上站起來朝著舞臺一步步緩緩地走去。

    關注娛樂圈的自然知道這個人是陸遠,他們本不應該驚訝的。

    但等陸遠走到接近舞臺的時候,一抹光照在陸遠的身上散起柔和的光滑,再配合著《上帝樂章》的鋼琴曲以及陸遠那一抹看起來特別古怪的笑容后他們愣了。

    他們莫名產生陸遠身上沐浴著圣光的錯覺。

    莫非是上帝之子?

    其他沒有關注娛樂圈的人自然也聽說過陸遠的名字。

    但是在他們看到陸遠的時候他們難免很震驚!

    他們并不知道陸遠竟然是這么年輕。

    在他們印象中,能寫出這么一首曲子的人絕對是三十歲以上的鋼琴家,絕對看起來很滄桑。

    但是陸遠沒有,從來都不見有任何滄桑的地方,反而看起來非常稚嫩,猶如剛出學校的大學生一樣。

    這個人,真的這么有才華嗎?真的是《致愛麗絲》的原創者嗎?

    他們開始懷疑,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至于鄭天龍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瞬間就目瞪口呆了……

    本來好好的音樂會,全特么被陸遠給攪合了!

    這被攪合了還不算,甚至還上臺開始在自己面前演奏了?

    天啊,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能不能讓我好好放松一下嗎?

    過分了啊!

    …………………………………………

    “陸,感謝你能登臺,感謝!”愛德華看著陸遠露出了笑容。

    他確實很期待。

    第一次邀請被拒絕以后他的心就癢癢的,想得到什么東西卻總得不到的感覺終歸是很難受。

    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了。

    這一次,他能實現心中的小小心愿,能和陸遠合奏一曲了。

    “愛德華,但愿你等會不要拿凳子砸我就好。”翻譯將話傳給陸遠以后陸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很真誠,真誠中又有點同情。

    這愛德華完全沒有意識到等待他的是什么東西

    “陸,你真愛說笑,前幾天我一直在瀏覽華夏的網頁,網頁上都說你是一個善于制造歡樂的天才,今天我算是很榮幸見到了。”愛德華很熱情地跟著陸遠擁抱了一下完全當陸遠在開玩笑。

    “呵呵。”陸遠呵呵了兩聲,再度過整理了下衣服坐在鋼琴椅上撫摸了一下鋼琴。

    這鋼琴材質不一般,價格絕對不便宜,搞不好是自己永遠都想象不到的數字。

    感慨完了以后陸遠坐了下來。

    “阿遠,我們彈《致愛麗絲》還是彈其他的?”

    “愛德華,我突然有一個提議……”

    “什么提議?”

    “我能一個人彈嗎?嗯,我的手法和你不太一樣,可能搭配不起來……而且,我可能……找到了一絲創意靈感……”

    “啊,什么,創意?你,你難道,難道要……”愛德華看著陸遠的表情后瞬間身子一顫。

    “我試試可以不……”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愛德華連忙深呼一口氣點點頭。

    “好,謝謝!”陸遠閉上眼睛努力調整一下心情。

    他覺得自己現在很平靜。

    狀態調整得也不錯。

    他伸手出手。

    但是他的手卻顫抖得非常厲害……

    好久沒有彈那首曲子了,也好久沒有感受到那首曲子的意境了。

    這一次,試試吧……

    …………………………

    “他要做什么?”

    “不知道,等等,會不會是……”

    “快,快,快拍,他可能來靈感了!”

    “什么,這個時候?”

    “快……趕緊抓拍,不管他的靈感是什么,你只要拍就好了!”

    “哦哦!”

    “叮叮咚咚……”

    “咚,咚……”

    “咚!”

    “咚……”

    “叮……”

    “???”

    “什么?這什么玩意?這人在干什么?”

    “彈的是什么東西?一團糟,這……”

    “次奧,怎么磕碰成這樣?”

    當舞臺上陸遠彈起鋼琴的時候,瞬間這些記者們懵了。

    想象之中優美的聲音完全沒有彈出來,反而……

    聽起來像是在砸鋼琴一樣亂七八糟?

    舞臺上愛德華也看懵了。

    這是什么操作……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