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魔改地球 > 正文卷 0433章 就怕你是個天煞孤星
    說恐怖也許有些不太應景,但江家人的小心和如臨大敵還是能看出來的。

    盡管馬亮表現的很溫和、知禮和無害。

    這份小心不是官面上的硬性要求,實際上,從開始見面到現在,他們反而在刻意的淡化這方面的因素,竭力表現出“家宴”的親近和氛圍。

    “還是被人打上了“非人”的標簽啊!”,馬亮在心里說。

    序列7能做什么,已經見識和了解過了,

    序列6又能做到什么地步,現在是兩眼一抹黑,只能憑空猜測。

    這猜測的結果并不好,應該說得出來的結論讓每一個有資格看到報告的人心里都沉重。

    常規武力已經失效,人多人少不起作用,高端武力宛如大炮打蒼蠅,沒有條件、沒有機會、也沒有這樣的決心和魄力。

    如此還能怎么辦!?

    如此還能拿他怎么樣?

    萬一他突然發瘋……

    萬一他忽然心血來潮……

    萬一他……

    這樣的萬一太多了太多了,多到讓人寢食難安,多到不知道該怎么對待他。

    江家的位置是資格了解這些的。

    于是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俗話說,無知才能無畏嘛。

    既然不是懵懂無知的,現在的反應就再正常不過了。

    越是會根深葉茂的世家越是如此。

    相反,此刻要是在一戶普通人的家里,馬亮反而會感覺輕松一些。

    他一邊跟江家人談笑,一邊享受江家女人們精心烹飪的佳肴,一邊在心里想:國家是暴力統治機器,既然是暴力,核心就是武力。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和政權都是如此。武力在某種程度上對某個人“失效”,這是人類文明誕生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武力的基礎動搖,所以構筑在這上面的東西,就宛如沙灘上的城堡,而一直住在城堡中、并將這一切當做真理并深刻信仰的人,面對自己這樣的一個例外,如何和能淡然處之?

    這么一想,又有些理解了,心里的那股不舒服和不耐煩就消散了許多。

    “小馬,這些天等著急了吧!?”,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江建國拿捏火候,覺得差不多了,開始引入正題。

    “還行,早就想來上京逛逛,一直抽不出時間,這次有機會正好看看首都的變化。”

    兩人一交談,周圍又變得鴉雀無聲。

    每個人都在含笑聆聽,但絕不插言,就像排練過似的,讓馬亮真是別扭極了。

    “噢?”,江建國像是很有興趣,“你覺的怎么樣,跟江城比?”

    馬亮聞言沉吟,想著合適的措辭。

    有句話是說什么來著。

    位置高了,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有了琢磨和研究的價值。

    他可不想因為一句無心之言,讓人過渡解讀成面目全非的樣子,就慎重和含蓄的說:“和江城不好比,也沒法比,江城是特例,江城模式在首都恐怕行不通。”

    江建國有心問問為什么行不通,可又覺得這個話題太敏感,不適合在這個場合里說,就強忍下來,“說的好啊,小馬別動別說,就這份自持和定力,就能把絕大部分老江湖都比下去。”

    馬亮笑了笑,并沒說什么謙虛的話。

    “你的那份提議,讓我們這些天忙了好幾個通宵,直到今天才拿出一個初步的意見來。”

    “理解,那東西很敏感,還是戰略物資嘛!”,馬亮也不知道是真心還是嘲諷的回應。

    “不瞞你,也瞞不過你,那東西的用處很重要,也極其機密,連我都不知道用處和去向,有些人對此看的很重很重,我們再三工作和溝通,好不容易才讓他們松口。”

    “噢?”

    “不過他們也提出了一個條件,一定要見見這位狐……”

    “狐貞貞。”

    “對,狐貞貞,有可能的話,還需要她配合辦幾件事兒……不過你放心,絕不會強迫,也絕不會對她不利。”

    馬亮的眉頭微皺,問:“上京有合適她入駐的環境嗎?”

    “那就在江城好了,到時候會有一個特派小組。”

    “那就好,我沒什么意見。”

    江建國心里松了口氣,笑道:“那就這么說定了,只是這件事還是不要聲張的好。我知道這就是件皇帝的新衣,但有總比沒有強。”

    馬亮無可無不可的點頭。

    “下面再說說份額,不知道這位狐貞貞多大的需求?”

    “每個月嘛?”

    “對。”

    “這個我也不清楚,詳細的你們可以見面之后再談,用什么交換,交換的方式和數量之類的。”

    “好,就這么說定了!”

    眼見一件大事落定,現場的人都放松了許多,江建國又重新舉杯,笑著說:“公事兒談完,我們再說點私事兒。”

    “私事兒?”

    “小馬啊,據我所知,你還有一個嫡親的爺爺住在鄉下,在這里我作為一個老人忍不住要說說你了,這么長時間怎么沒想過把他老人家接出來呢?你知道下面現在有多危險?從第三次靈性降臨開始,一些偏僻點的村鎮都陸陸續續的舍棄了……”

    馬亮聞言心里一驚。

    “不過你別擔心,當地的特局和駐軍把他保護的很好,你老家的那個村子已經搬遷出來了,安置在宿州,那邊的靈性濃度相對低一些,生活上也更便利和安全。”

    一時間,馬亮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知道這個時空和原來的時空并不是一會事。

    但理智歸理智,情感認知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直以來,他都以時空平抑為借口,下意識的不去多想。

    如今躲不過了,他現在已經成了舉足輕重的人物。

    馬亮臉上每一處細微的變化都沒逃過江建國的眼睛。

    他在心里大罵,那些秀才分析的都是什么狗屁東西!?

    說馬亮因為父母離異和親屬問題,所以親情觀念淡薄,因此對那個老人不怎么重視,現在呢!?

    根本就不是這么會事嘛!

    如此重大的事兒,直到現在才提出來,可見他們的失職。

    “……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不麻煩,都是他們應該做的。”,江建國心里罵歸罵,但還是感到由衷的慶幸和喜悅。

    有牽絆就好啊!

    就怕你是天煞孤星、孤家寡人一個。

    想到這里,他心里一動,不自覺的看了眼自家老三(江援朝,江靚穎的父親)。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