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輪回漢末 > 第二十九章 陣斬張飛
    “將軍,前面還有兩個山頭,翻過之后,便是白水關。”

    趙云看向前方,隨意的點點頭,淡淡說道:“尋地扎營吧。”

    “諾!”副將領命而去,尋找扎營之地。

    白水關有益州禍福之門之稱,因為白水關地理位置重要,秦朝以來歷朝歷代設關筑寨,派兵戌地,為了爭奪白水關,這里戰事頻繁。

    面對白水關,趙云眉頭舒展不開。并不只是因為白水關易守難攻,而是在白水關之后還有馬鳴閣,馬鳴閣之后,又有蜀地要道葭萌關和劍閣關。

    白水關本就易守難攻,再加上葭萌關和劍閣關,想要入蜀,幾乎與登天無疑。

    白水關不僅地勢險要,白水關兩側都有狹長的水道,不論是精銳的步卒,還是善水的將士,面對白水關,都束手無策。

    可是鄴城傳來的軍令,和荊州傳來的戰報,讓趙云不得不著急。

    項敖的軍令也是簡單,要求趙云必須在一月之內攻破白水關,威逼益州腹地。項敖之所以下達如此軍令,就是因為周不疑大破荊州,氣得周瑜臥床不起。

    益州禍福之門,除了剛剛趙云暫無對策的白水關,便是長江之上魚復(今重慶奉節)關城。

    趙云威逼白水,周不疑再派遣大軍攻打魚復,不管魚復能不能下,都能夠給劉備最大的壓力。

    “來人,拿輿圖來。”

    待營帳準備妥當之后,趙云尋來隨軍軍師龐統,開始商量對策。

    “蜀地險要,吾等甩西涼十萬精銳,能夠在與劉備大軍正面相對的,恐怕不到兩萬。”趙云眉頭深皺,面相徐庶和龐統說道:“不知大將軍和軍師可有對策?”

    徐庶看了看輿圖,沉聲道:“分兵吧。”

    “分兵?”

    趙云些許疑惑看向徐庶,徐庶點點頭,繼續說道:“蜀地險要,幾乎不可能將戰場鋪開,擴大吾軍優勢。”

    “既然如此,為何不分兵攻打廣漢郡,一來可以迷惑劉備視線,二來也能將吾軍的兵力優勢擴大。”

    龐統同樣點點頭,輕笑道:“大將軍所言不錯。”

    “那如何分兵?”

    “白水關狹窄,只需留下三萬大軍攻打便可。剩余大軍,可東移數十里,從關城而出,沿水道直接偷襲葭萌關。”

    趙云看了看輿圖,雙目一凝,正色道:“那就分兵。”

    “白水關由大將軍攻打,軍師可敢隨本將偷襲葭萌關?”

    龐統輕輕一笑道:“有何不敢?”

    偷襲葭萌關,若是成功,自然能夠更快突破劉備大軍的防線,攻入廣漢郡腹地。若是不成,趙云的大軍將會腹背受敵,被夾在白水關和葭萌關中間。到時趙云進不得,也不能退,風險極大。

    不過此時不管成與不成,趙云都要一試,畢竟鄴城給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三人商量作罷之后,便開始調派兵馬。而此時的葭萌關之上,張飛和李嚴神色凝重。

    “翼德將軍,丞相下令了。”

    “丞相怎么說?”

    李嚴微蹙著眉頭,有些擔憂說道:“讓吾二人死守葭萌關。”

    “那白水關?”

    李嚴嘆了嘆氣說道:“丞相的意思,恐怕是打算放棄白水關。”

    “那如何使得?白水關乃益州門戶,沒了白水關,炎國大軍豈不是可以長驅直入?”張飛扯著嗓子大喝,暴怒不已。

    李嚴如何不知白水關的重要,也沒有明白諸葛亮此舉到底是何用意。

    “那將軍打算如何應對?”

    張飛低著頭想了許久,然后抬起頭來,篤定說道:“白水關不能丟!”

    “正方將軍,若是率領五千大軍,能否死守白水關三日?”

    李嚴想了想,然后凝重的看向張飛,說道:“能!”

    “那就行!”張飛點點頭,繼續說道:“白水關交給李嚴將軍,本將率軍兵出葭萌關,偷襲關城。”

    “什么?”李嚴驚呼道:“翼德將軍不可。關城易守難攻不說,白水關外還有炎國大軍,隨時可以回防,屆時將軍會被...”

    “進退兩難么?”張飛瞇著雙眼,有些狠厲的說道:“就是要讓白水關的大軍回撤。”

    “只要白水關的炎國大軍后撤,本將便有信心能夠大破白水關外的炎國大軍。”張飛一臉自信說道:“炎國大軍的主帥乃是趙云,本將有信心在大軍之中,將之斬殺。”

    李嚴面色陰晴不定,開口勸解道:“將軍可想好了,趙云此人無力不凡,即便是在項敖麾下,也是能夠排道前三的猛將。”

    “既然正方將軍都認為本將不該出兵,那趙云和徐庶等人又如何作想?可曾想過本將會主動出擊,偷襲關城?”

    李嚴聞言一愣,有些詫異的看向張飛。

    在李嚴的印象之中,張飛就是一個猛將。臨陣對決,除了沖鋒陷陣,李嚴沒有見過張飛用過任何可行的計策。

    可今日被白水關的逼急了,張飛居然開始會揣度敵軍主帥的心思了。

    還別說,被張飛如此一說,李嚴思緒打開,越想越覺得可行。

    “此計甚妙!”李嚴贊同的點點頭,有些擔憂說道:“只是不知趙云近些年,武藝如何,是退是進。”

    張飛嘿嘿一笑,自信說道:“昔日吾等年少之時,趙云能夠與本將一戰,如今吾等都是知天命的年紀,想來也差不大哪去。”

    “趙云最大的優勢,便是體力。如今已過天命,想來趙云體力的優勢比之年少之時弱了許多。然而本將力氣還在,自然能夠出其不意將趙云斬殺。”

    張飛說著,面色越發狠厲起來:“只要能夠斬殺炎軍的主帥,必然會將炎軍將士的士氣打落到谷底。到時候別說能夠將炎軍打退,甚至有機會擴大戰果,突入漢中!”

    李嚴雖然覺得張飛有些心大,但是張飛此時的想法,確實是打退炎軍最好的計策。

    很快,張飛率領著三萬大軍,從葭萌關出兵了。

    “將軍,向導說了,翻過前面的山頭,再跨過水道,便能看見葭萌關了。”

    趙云點點頭,沉聲道:“傳令三軍,隱秘行蹤,加快行軍。”

    不知為何,龐統心頭一直都有些不安。

    “子龍將軍,加大斥候,統始終覺得前往有問題。”

    趙云眉頭一皺,不解的看向龐統。

    龐統指向前方的山林,沉著臉說道:“前段山林,吾軍所過之處,都有驚鳥飛起,可是為何這一段山林幾乎沒有鳥獸的蹤影?”

    趙云環視一圈,突然臉色大變:“不好,肯定有埋伏!”

    “下令三軍,備戰!”

    趙云的軍令剛剛下達,從兩側的山林之中,突然爆發出震天的喊殺聲。

    “殺!”張飛一馬當心,神色激憤不已。

    原本只是想偷襲關城,不想行軍路上發現了趙云大軍的蹤影。張飛怎么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便下令埋伏起來,等待趙云入套。

    或許是趙云有些心急,趙云一開始并沒有發現異常,急行軍三五里之后,龐統才發覺有些不妥。

    山林之中,看不清敵軍到底有多少,反正漫山遍野都是喊殺聲回蕩著。

    趙云心頭一沉,但也沒有太過慌亂,趕緊有條不紊的下達軍令,發起反擊。

    張飛的扯著嗓子大喝,最為引人注意,趙云自然瞧見了大軍前方的張飛。

    來不及顧忌從山林兩側飛出的箭矢和各種稀奇古怪的陷阱,趙云率領著自己的親衛,徒步向張飛沖殺了過去。

    山林之中不利于騎兵作戰,趙云早早變將戰馬安排在大軍之后,緩緩跟上。伏擊戰中,戰馬倒是沒有傷亡多少,但是炎國的將士傷亡,讓趙云心急不已。

    “張飛,納命來!”趙云一聲爆喝,沖到了張飛面前。

    張飛自然不憷,一聲冷哼,爆吼道:“白臉趙云,受死!”

    趙云可不是那么容易發怒的將領,況且張飛說白臉,也是事實,趙云更是沒有絲毫不滿。

    錚...一陣讓人牙齒酸疼的兵器碰撞聲響起,張飛與趙云交戰到了一起。

    兩人都是長兵器,竟然同時選擇了相隔不到兩尺的近戰。二人的兵器夾著對方的兵器,同樣狠狠的盯著對方。尤其是張飛,一副想要將趙云吃掉的模樣。

    趙云看上去倒是平淡不少,但是眉宇之見的怒氣,讓人不寒而栗。

    “喝!”張飛一聲爆喝,將趙云推得蹬蹬向后退去。

    果然如此,趙云力氣還是不及本將!張飛雙眼一亮,似乎更有信心斬殺自己眼前的趙云。趙云眉頭一蹙,神色有些凝重。

    此時的張飛,已經兩柄花白。下巴上的胡須也已經有了白花,臉上的些許褶皺,讓趙云看出張飛已經沒有了往日殺神的氣勢。

    但是突然的巨力,讓趙云有些詫異。

    “翼德將軍還是如此威猛!”趙云狠狠一甩長槍,沉著臉看向張飛。

    張飛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難得子龍將軍還記得本將昔日威風!”

    “呵呵,不想吾二人心有靈犀,同時想到了偷襲。”趙云輕輕一笑,語氣之中有些詫異,有些惋惜。

    聞言,張飛眉頭一皺,被埋伏的好像是對方,不是自己吧。為何趙云會有惋惜的語氣?

    雖然不解,但大戰已經開始,張飛來不及多想。

    “哼!”張飛冷哼,帶著些許狠厲說道:“一直沒有機會與子龍將軍生死相斗,一份高下。今日,本將就得罪了。”

    趙云將長槍一體,平舉而起,沉聲道:“榮幸之至!”

    “殺!”張飛不再啰嗦,雙腿狠狠一蹬,咻的一聲沖向趙云。趙云雙目一凝,嘴角一翹。手中長槍向前一刺,碰觸道張飛的丈八蛇矛,然后旋轉兩圈,將張飛的丈八蛇矛纏住。

    纏住張飛長矛之后,趙云雙手一抖,手中銀色長槍槍柄發出嗡嗡的響聲。響聲過后,肉眼可見趙云手中的長槍發出晃眼的顫動,從槍柄一直傳到槍頭。

    砰!一聲巨響,張飛猝不及防,手中的長矛,被震得向右側甩了出去。

    “殺!”張飛空擋一出,趙云一聲大喝,一個簡單的突刺,朝著張飛的面門刺殺過去。

    張飛面色一變,雙腳頻蹬,急速向后退去。趙云得理不饒人,右手又是一震,然后雙腳一踏,朝張飛狠狠追殺過去。

    后退的張飛見無法躲開趙云的刺殺,右手狠狠一托,手中的長矛劃出長長弧線,朝趙云的腰間橫劈過去。

    趙云神色有些不舍的將刺向張飛的長槍拉了回來,一個側身,順勢一記上撩,砰的一聲,將張飛的長矛格擋開來。

    巨大的震動,讓二人再次彈開。

    趙云體力還是如此之好?不行,不能與趙云纏斗下去。看著趙云絲毫沒有氣喘的神態,張飛神色有些擔憂。

    “殺!”剛剛落地,張飛雙腿彎曲,然后又狠狠的彈了起來,一聲爆喝,朝著趙云就是一記挑斬。

    同樣落地的趙云,一個側步打算躲開張飛的挑斬。張飛長矛隔著趙云身軀不到兩寸的距離狠狠斬下,長矛之上,傳出的凜冽殺氣,刮過趙云的戰甲,竟然發出了咯吱作響的金屬摩擦的聲音。

    在張飛挑斬即將完畢之前,躲過挑戰的趙云輕微轉身,背對張飛,手中的長槍槍柄狠狠向張飛肋見跺去。

    張飛一個側身,輕易躲過趙云致命的一擊,順勢橫劈。趙云再轉半個身子,面對張飛,長槍在腰間一轉,蕩開了張飛的長矛,然后突然停下,朝著張飛落地的地方狠狠刺了出去。

    “殺!”趙云一聲爆喝,刺出的長槍細微的左右蕩動,蕩動的速度非常之快,恍惚之間,張飛竟然覺得趙云手中的長槍似乎粗了一圈。

    靠趙云長槍最近的張飛,隱隱能夠聽見蕩動的長槍之上,發出嗡嗡的震顫,甚至夾雜著聲音極小的雷霆之聲,噼啪作響。

    張飛有些心驚,趙云在如此近戰之中,竟然憑借顫動武器,發出了震顫人心的雷霆之勢。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人合一?

    危及之間,張飛瞥見趙云淡然,沒有絲毫殺氣的面色,滿臉的驚懼。

    雖然趙云面色之上沒有絲毫殺氣,但是長槍之上傳來的威勢,讓張飛有一種面對死神的感覺。若是自己處理不當,就趙云這一槍,便能取了自己的性命。

    下意識中,張飛額頭不禁冒出了細汗,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張開了一樣,寒毛也跟著直立起來。

    張飛來不及多想,順勢一個倒地,用最狼狽的驢打滾的姿態,堪堪躲過了趙云的長槍。

    趙云并沒有打算如此放過張飛,落空的長槍微微調動角度,朝著打滾的張飛再次刺了過去。

    翻滾之中的張飛,將長矛豎立。在趙云長槍將要刺中自己的一剎那,長矛剛好出現在張飛身側,將趙云長槍格擋下來。

    張飛不敢耽擱,借趙云停頓的一瞬間,單手狠狠拍地,一個翻身便朝半空之中旋轉而去。

    “殺!”張飛一聲大喝,反守為攻。長矛突然從不停旋轉的身體之中刺了出來,朝著長槍還斜此在地面的趙云刺殺過去。

    趙云嘴角一翹,似乎有些不屑。將長槍一提,一個滑步,一個一字馬躲開了張飛的突刺。一字馬過后,趙云的另一只腳已經出現在了還沒有落地的張飛的另一側。

    趙云腰間用力,一個翻身便出現在張飛暫時顧及不到的身側,然后舉起手中的長槍,狠狠斬向張飛的腰間。

    這一斬要是落實,張飛恐怕眨眼之間便會被趙云分尸。凌厲的殺氣,讓張飛臉色都發白了起來。

    而此時張飛還未落地,暫時又不能借力。無奈之下,張飛只有強扭腰腹,避開腰腹軟肋,將穿有鎧甲的背脊移到了趙云的長槍之下。

    砰的一聲巨響,張飛背脊的戰甲,被趙云斬的支離破碎,炸裂成好幾塊,向四周分散飛了出去。

    又是砰一聲悶響,張飛狠狠落在了地面之上。

    噗!落地的張飛,狠狠噴了一口鮮血,臉色煞白。

    “張翼德!”趙云站立起身子,轉身看向落地的張飛,淡然說道:“你輸了!”

    張飛再次噗的一聲噴了口鮮血,不是被趙云氣的,而是體內翻滾的臟腑,不停在滲出鮮血。

    “哼!輸了又如何?咳咳...”說話之間,張飛的親衛已經聚集到了張飛周圍,有些害怕的看向趙云。

    趙云看了看張飛和張飛身側的十數名親衛,不屑笑道:“翼德將軍不會以為就這幾個人能攔阻本將吧。”

    “攔不住又如何?”張飛不屑笑道:“只要能夠拖住子龍,本將便能將子龍的大軍給吃下。”

    “哈哈哈...”趙云哈哈一笑,抬起手中長槍一指張飛,大喝道:“若是不降,本將今日就只有讓翼德將軍去陰間報道了。”

    張飛先是一愣,然后同樣哈哈大笑:“哈哈...咳咳咳!狂妄!”

    趙云輕輕搖了搖頭,沉著臉吼道:“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

    趙云面色變得狠厲無比,然后長槍向后一收,再次大喝道:“白龍斬!”

    趙云喊罷,張飛清晰感覺到趙云的氣勢越來越盛,即便是昔日呂布身上,張飛也沒有見過如此駭人的氣勢。

    “殺!”兩個呼吸之后,趙云狠厲喊殺。張飛驚愕的看著趙云長槍之上不停飄動的玄氣,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傳說先天???”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