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投影 > 第六卷 大唐無雙! 第1346章 大勢在我?
    “終于,來到地仙界了!”

    穹天之外,韓立松了一口氣,茫然無知的踏入了地仙界之中。

    “不,不好!”

    下一刻,韓立瞬間色變,只覺一股無形之力籠罩心海,登時便一陣恍惚,一頭栽進了地仙界之中。

    轟!

    南瞻某處山脈之中陡然傳來一聲巨響,無盡泥土煙塵騰起,好似一朵碩大無朋的蘑菇云一般擴散開來。

    滾滾灰塵遮天蔽日。

    許久許久之后,灰頭土臉的韓立才從深坑之中爬了起來,一臉恍惚失神:

    “這是.......哪里?我......又是誰?是了,我是韓立,剛剛加入青云門的練氣弟子?”

    咕嚕嚕~

    一口綠油油的小瓶在他腳下滾了出去。

    韓立本能的伸手一把抓住小瓶,隱隱覺得這小瓶子對他十分重要。

    ........

    轟隆隆!

    無邊汪洋自仙山之上傾瀉而下,重重的拍擊在東海之中,泛起千丈浪花。

    花果山地處東海之畔,乃是十洲之祖脈,三島之來龍,自天地初開便存在的古老仙山。

    此山高如天柱,奇峰突起,怪石嶙峋,其間花草茂盛,靈氣充沛,隱隱可見靈獸奔走于野,仙鶴翱翔于空。

    更多的,則是一群又一群的猴子。

    這些猴子成群結隊,其中大多居然都是開了靈智的,成群結隊,呼嘯山林,萬獸見之都要奔逃。

    “這便是花果山?”

    花果山腳下,李青山手搭涼棚,眺望遠山,似乎在尋覓著什么。

    他跟隨顧少傷而來,卻是保留了前塵記憶,然而,卻也僅限于凡人時的記憶。

    他遠遠眺望而去,就能看到那仙山之巔的一顆正在吞吐日月精華的奇石。

    那奇石三丈六尺五寸,寬兩丈四尺,上有九竅八孔,一如他記憶中的那般。

    “不必看了,那猴子還未出生。”

    顧玄傷盤膝坐于一塊虎躍石之上,微微啞然,道:“量劫之中,入劫越深,蒙蔽的便越深,這猴子無比果決,直接斬去了一身道果,只留本性真如,是決意要與那如來爭一爭了!”

    話量劫為西游之路,無盡生靈皆可入劫,然而,入劫之后的反應卻各有不同。

    有如漫天神佛那般神通記憶不消,有前塵皆忘,修為尚存。

    也有忘卻前塵,同時蒙蔽神通者。

    更有如這猴子般,直接斬卻一身道果,只留本性真如者。

    這其中的差異,便決定了走到最后能夠獲取的好處。

    入劫越深,脫劫之后成就也才會越大。

    至于顧玄傷,他本是顧少傷善念所化,混元之尊超脫量劫,他又心無所求,自然絲毫無損。

    “大圣爺早已是半步混元,據說三尸都斬了,居然就這么放棄了?”

    李青山有些不可置信。

    成就大羅何其之難,斬卻三尸更是難之又難,只是為了爭一爭,便能將一切都放棄?

    “不如此,如何能與那靈山世尊相爭?”

    顧玄傷神色平淡,并沒有什么驚訝,緩緩道:

    “那靈山世尊布局諸多量劫,占據先手大勢,便是這猴子化作開天辟地的一顆神石,留存至今,也不過占了三分氣運罷了。

    尚有七分在靈山,猴子若要成道,不免要西行。不然,便只能看那世尊證道了。”

    說到這里,便是他都不得不感嘆,這靈山世尊的積蓄太過深厚了。

    甚至于,他都懷疑這靈山世尊早已渡過一般成道劫,只是壓在化萬道之源的關口了。

    即便悟空道人入劫極深,也差了他一籌不止。

    一要歷劫八十一難,一坐靈山以逸待勞,兩者高下立判了。

    若無外力插手,悟空道人想要與其相爭,何其之難?

    這也是悟空道人為何要尋外援之原因。

    “本來便爭不過,還斬去道果,那豈非更爭不過了?”

    李青山搖搖頭,不能理解。

    換做他,是絕然不可能做出這般選擇的。

    “道果斬去,又不會消失。”

    顧玄傷一拋手中的小石頭,在溪水中濺起一個小水泡。

    悟空道人一縷執念難消,退而讓之,讓那世尊成道,他這一縷執念便再也消不了了。

    當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間,鎮壓于五行山下,幾乎是他最為深的執念了。

    一旦執念消除,渡過劫數,取回道果,他幾乎彈指間可以成道。

    反之,則一無所有。

    “那靈山世尊到底有多強,能夠逼的大圣爺行險一搏?”

    李青山收回目光,心中有些沉重。

    或許是因為前世的記憶,他對孫悟空有一種天然的好感。

    “成道無數量劫,成大乘佛法,欲要成就佛主之人,其強大.......”

    顧玄傷也有些贊嘆:

    “比我當年,都差不離了!”

    “........”

    李青山凝重的神情頓時崩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有心說他吹牛,又隱隱覺得好似說的是真的。

    “去他處轉一轉吧。”

    顧玄傷收回眸光,站起身來。

    “不去花果山嗎?”

    李青山覺得自己有些跟不上,不是說了去花果山嗎?

    “這猴子斬了道果,暗還虛空,一點靈慧合大道,見人化人,見猴化猴,你我若是上去,包管那石頭里蹦不出個猴子來。”

    顧玄傷擺擺手,道:

    “我倒不在乎那猴子生什么模樣,但總該是猴子比較順眼些!”

    “還能這樣?”

    李青山苦笑連連,只覺得自己真的懵懂的好似童子。

    “靈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他斬去道果,豈能沒有收獲?”

    顧玄傷笑了笑:

    “你還想傳授他修行之法不成?仔細想一想,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在哪里?”

    他倒不在乎這猴子化作他的模樣,就怕他尋了前世道果會不與他干休。

    這悟空道人斬卻道果,卻化作一靈臺方寸山,傳授自己修持大道,可謂是自己做自己師傅。

    修持之道,是必然不需要任何人插手的。

    大羅編篡自身跟腳就如本能一般,若悟空道人不想讓別人知曉自己的跟腳,學道之地。

    誰又能真的知曉悟空道人學道何方?

    敢于靈山世尊爭鋒的他,自然不會是個弱者。

    “是......心?”

    李青山微微一思忖,心頭升起明悟。

    靈臺是心,方寸是心。

    一勾斜月,三點星光,同樣是心。

    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指的就是心!

    孫悟空之名姓,其法術神通,其大道修持,竟然都是自己傳授自己!

    “這.......就是顧大哥所說,編篡自身跟腳?”

    李青山有些懵。

    不由的心中嘆息。

    他前世所知的神話到底似是而非,真真假假,沒有任何人知曉具體如何。

    “不錯,此時去那方寸山,一覽那猴子修道場所,也是一件趣事。”

    顧玄傷一拂袖袍,飄然而去。

    李青山心中不知想些什么,駐足良久,直到顧玄傷的背影都快消失了,才大步跟了上去。

    .........

    日升日落,月盈月缺。

    轉瞬不知幾多時間。

    這一日,那花果山山巔的九竅奇石陡然開裂,有一石猴一躍登空,目射兩道金光掃蕩十方四極。

    一時間,上至天闕之上凌霄殿,下至幽冥地下十八重,盡皆為之一亮。

    極樂靈山之中,佛陀拈花一笑:

    “量劫當起,大勢在我!”

    呼~

    佛陀一笑,無邊光明照耀九天,隆隆佛音震動天地人三界。

    無可名狀的劫氣在佛光乍現的瞬間,便為洶涌肆孽起來,掀起無邊狂潮來。

    隱隱間,那靈山之上虛空褶皺,層層漣漪吹拂四方,直達南瞻部洲,東土之地。

    霎時間,虛空好似凝合唯一,十方空間都好似疊加在一起。

    只留下了一條西行之路,欲登靈山,唯此一條路。

    一時間,天地皆震,漫天神佛的神色皆是變化。

    這兩位真正的應劫之人,全都有了動作。

    寰宇至高處,凌霄寶殿中,諸神匯聚,似有朝會。

    突然,千里眼與順風耳匆匆踏入大殿,跪伏在地:“大天尊,我等已查明,那驚擾天地者,是那東勝神州之畔,傲來國花果山上的一天產石猴!”

    “那石猴生而有神通,不似凡類,只怕將來又是一大妖!”

    千里眼順風耳跪伏在地,諸多神靈面容各異。

    “嗯。”

    寶座之上,大天尊眸光半開半合,興趣缺缺的擺擺手:“區區一小猴子,如何算得上大妖?”

    “陛下所言甚是。”

    殿中群神皆頷首,表示贊同。

    他們雖然入劫,但卻不如悟空道人那般需要證道。

    無論兩人勝敗如何,他們都立于不敗之地。

    即便是大天尊與那靈山世尊有約,到底出幾分力,也還是未知數呢。

    ........

    東海之上,顧玄傷負手而立,海風之中,月白僧袍獵獵。

    “好一個大勢在我!”

    顧玄傷忍不住撫掌一嘆,那位靈山世尊的手段頗為高明。

    讓他都不得不贊嘆一聲。

    在他的眸光之中,可以洞徹無邊劫氣。

    此時,大劫氣運七分在靈山,隨著時間推移,那靈山世尊的氣數便越大,反之,孫悟空斬去道果方才占據的三分氣運便會流逝。

    而其西行,則會面對這一量劫所有劫數所化之災劫!

    不破災劫,難登靈山,破一災劫,靈山世尊便離脫劫更近一步,劫數全破,其成道只在瞬息之間。

    所謂大勢在我,不是說說而已。

    能夠逼得猴子請外援,自然是天平太過傾斜,猴子都認為自己沒有勝算了。

    .com。妙書屋.com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