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品道門 > 正文卷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鬼門關開
    “還好,鬼門關被始皇封印,不然今日只怕是麻煩了!”瞧著鬼門關上的金印壓得鬼門上無數厲鬼嘶吼,但就是沖不破那道封印,道門眾位高真俱都是松了一口氣。

    陸敬修面色陰沉,臉上不曾帶有半點喜色,眼中露出一抹擔憂:“只怕是來者不善,眾位魔神手段通天徹底,花費了這般大代價召喚出鬼門關,并且為此扭轉天時,付出這么大代價,若說只為了將鬼門關召喚出來,誰都不會相信。”

    “老祖,您老速速覺醒真身,鎮壓了那魔神吧,若真被其打開鬼門關,事情可就麻煩了”陸敬修的眼中滿是擔憂。

    張衡聞言面色陰沉不定:“我本尊在輪回之中參悟無上大道,若是貿然驚醒,付出的代價不知要多少歲月才能彌補。而且眼下鬼門關已經召喚出來,日蝕之下縱使是老祖我覺醒真身,面對著日蝕的壓制又能發揮出幾成力量?”

    “老祖怕不是推脫,老祖修為已經登臨絕頂,只差驚瑞仙緣便可超脫成仙,您手持玲瓏寶塔,區區日蝕又豈會被你放在心中?”陸敬修此時是真的急了,若叫鬼門關打開,后果不堪設想:“老祖怕是私心作祟,不想為了百姓覺醒真身。”

    “陸敬修,你太放肆!論輩分,我是你的前輩!論道統,南天師道脫胎于北天師道,你竟然敢以下犯上指責我,眼中可還有道門金科玉律?祖宗禮法?”張衡呵斥一聲,聲如驚雷:“人族大能無數,你沒有本事挽回大局,那就莫要開口。當初先天大陣出世,你不是也受到誘惑前往十萬大山?你若心懷百姓,不曾存在私心,在此鎮壓中土,又豈會給魔神可乘之機?”

    張衡的一番話叫陸敬修面紅耳赤,隨即辯解道:“可現在不一樣!眼下是我人族生死大劫,大家當然是有力出力,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道理,諸位道友不會不懂吧?老祖乃我人族修士的泰山北斗德高望重,豈能因一己之私……。”

    “夠了!”一聲呵斥,打斷了陸敬修的話,開口的是一位北天師道真人:“老祖決定,豈是你能質疑的?我人族有世尊、觀自在、尹軌等無上高手鎮壓,你修為不成氣候,就莫要開口,只管看著就是了。”

    北天師道的修士自然不能叫張衡面子上難看,此時站出來替張衡辯駁陸敬修,頓時叫陸敬修面色一陣青一陣白。

    一邊尹軌眉頭皺起,眼中殺機流轉的看著那北天師道弟子,雙方辯駁竟然將自己給牽扯了進去。

    你們之間辯駁,我就不多說什么了,但你將我牽扯進去是怎么回事?

    此時場中氣氛凝滯,眼下大劫當前,眾人卻踟躕不前,開始打起了太極。

    仙道機緣就在這幾十年內降臨,大家千百年苦修,數次轉世輪回為的什么?

    誰愿意輕易的付出自己的幾千年努力?

    能夠不計較得失的那是圣人!

    至于對百姓的救助?且看那孫權前車之鑒,歷史上從不缺乏這樣的例子,眾位老祖都是老油條,一個個活了數千年,早就看得透徹無比,豈會真將百姓放在眼中?

    眼下天下間修士,多數出身于門閥世家,又有幾個會真的將百姓放在心中?

    不過是行走紅塵積蓄信仰念力之時的驚鴻一現,然后再加各大門閥世家的推波助瀾罷了,真的為百姓付出,又有幾人?

    為百姓付出的早就死了,尸骨無存死無葬身之地。

    群雄沉寂,一雙眼睛看向鬼門關,再看看天空中的日蝕,誰都沒有勇氣踏入日蝕的籠罩之地。

    日蝕所在有大恐怖,不可預測之危機,就算陽神真人也有隕落之危,無怪乎道門諸位老祖不肯進去。

    一具法身,至少是數十年的苦功,眼下驚瑞將近,每一年的苦功都浪費不得。

    唯有先天神祗,天地誕生而出,不在乎這日蝕之力,不然道門諸位高真也不會束手無策。

    虛空扭曲,天空已經徹底的黑暗了下來,奢比尸看向了那天空中被遮掩的大日,然后再看向鬼門關,眼中露出了一抹嚴肅:“還有半個時辰。”

    “足夠了!”玄冥打量著眼前鬼門關,瞧著鬼門關上龍氣盤旋的金印,眼中露出了一抹難得感慨:“也不知這秦始皇是何等人物,這般封印當真是了不得。鬼門關乃天地神物,竟然也可以被其強行鎮封,這等人物縱使是放在上古,那也是縱橫一方的主宰。”

    聽了這話,奢比尸搖搖頭,眼中露出一抹嚴肅,過了一會才道:“好強的十二都天神煞之力,若非黑白無常那小子傳遞消息,咱們只怕倉促之間縱使是召喚出鬼門關,也休想破開此大陣。”

    “不試試手?”玄冥看向了奢比尸。

    “我如今尚且不在巔峰狀態,我若在巔峰狀態,到可以試試這大陣的威能!現在……還是不要自取其辱了!”奢比尸果斷的搖了搖頭:“莫要說了,速速打開封印吧。”

    “不急,且待那鬼門關吸收足夠的幽暗之力再說”玄冥搖了搖頭,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方才站起身手中法訣變換,腳下血池仿佛游蛇一般,順著那鬼門關,向著封印纏繞而去。

    “秦始皇的金印唯有人族之血,加持人道氣運才可將其打破,人族血液我等已經積蓄足夠,只是這人道氣運……”玄冥看向了李藝。

    “不知本王能做什么,閣下盡管吩咐”李藝連忙道。

    此時瞧著那浩蕩的鬼門關,李藝被其奪了心神,眼中滿是震撼。

    “還要借王爺天子龍氣一用”玄冥看向了李藝。

    “天子龍氣?”李藝一愣,隨即道:“好說!好說!閣下既然想用,取出去便是了。”

    玄冥眼中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隨即咧嘴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得罪了!”

    “你要干什么……”

    燕王李藝看著玄冥伸來的大手一聲驚呼,周身天子龍氣迸射,欲要躲避玄冥的攝拿。

    可惜

    如此近的距離,李藝如何是玄冥的對手?

    甚至于天子龍氣來不及反應,李藝已經被玄冥拿住,然后猛然一甩向著鬼門關撞了上去。

    “嗷嗷~~~”

    一道道鬼哭狼嚎響起,鬼門關上的眾鬼一接觸血肉之氣,頓時沸騰起來,仿佛是聞到了腥味的鯊魚一般撲了上來。

    然后便是瘋狂的吸血,縱使是天子龍氣將靠過來的鬼魂碾碎,但無奈鋪天蓋地而來的鬼魂實在太多,簡直是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天子龍氣與鬼門關上的金印碰撞,那金印似乎受到了挑釁,竟然化作一條黑色真龍,向著李藝身上的金龍殺來。

    殺機沖宵!

    兩道天子龍氣交鋒,再加上數十萬人的血液侵蝕,不斷血祭鬼門關上的眾鬼,只聽得‘咔嚓’‘咔嚓’之聲響徹冥冥,然后便見鎮守在鬼門關兩側的異獸猛然一聲咆哮,接著沖霄而起撕裂了身上的封印,一聲咆哮震動九霄。

    “贏,任憑你苦心謀劃千萬年,可那又如何?封印不還是破了?”其中一尊異獸一聲咆哮,只見此異獸頂著一只牛頭,眼中靈光迸射,轉身看向了門上的封印,眼中露出一抹猙獰笑容:“打破封印,使得鬼門關重新降臨人間,然后再去找嬴政算賬。”

    “這混賬當年依仗神威封印你我,咱們兄弟與其絕不甘休”另外一人頂著馬頭,眼中滿是醞怒。

    “牛頭馬面,你二人休要啰嗦,還不速速打開鬼門關”眼見著時日即將消退,玄冥開口呵斥了一聲。

    “小子,可知你爺爺我是……大帝!!!”馬面怒罵聲戛然而止,怒容凝固在臉上,眼中滿是惶恐之色:“馬面拜見大帝!”

    “牛頭參見大帝!”牛頭馬面二人齊齊一禮,眼中露出了一抹驚慌之色。

    玄冥懶得和二人計較,此時自己實力尚未恢復,真打起來未必是眼前二人的對手:“速速打開鬼門關。”

    “是!”

    牛頭馬面不敢有違,二人聞言齊齊發力,手中一道奇異神力迸射。

    此時始皇金印與龍氣拼殺,再加上眼前血祭幾十萬百姓的魂魄,內外夾擊之下,鬼門關封印已經不堪負重。

    “砰!”

    伴隨著牛頭馬面的一擊,塵封了數百年的鬼門關,終于再次顯露于人世間。

    “咔嚓”

    “咔嚓”

    一道道裂縫衍生,仿佛是驚雷般在天地間炸響。

    “嗚嗷~~~”

    始皇帝留下的金印經受不得多般偉力的轟擊,只見那金印一聲哀鳴,寸寸破裂掉,就此消失在天地間。

    鬼門關后

    一方恢宏無盡的世界,數百萬黑色大軍整齊劃一的屹立在戰場。

    一座古老的戰車上,身穿黑袍帝服,頭戴冕旒的男子站在戰車上。

    即便僅僅只是站在那里,便壓得天地間一片寂靜,遠方鬼神露出惶恐之色。

    在男子身后,十二尊金人仿佛雕塑一般,靜靜的立于泥土中,沒有絲毫的生息。

    “陛下,前往便是陰山了!”一身披血紅色披風,全身包裹在盔甲中的男子走了上前。

    ps:大家小年快樂。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