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四篇 仙人洞府 第三章 老友相聚
    黎玉清心都微微一顫,‘玉清妹子’這稱呼太久遠了,在年少時,她特立獨行,硬是要加入一群少年們匯聚的西山劍園,是其中少數幾個少女之一。她在其中練劍,那些少年們一個個喊她‘玉清妹子’,也是因為她年齡很小。

    后來,隨著年齡漸長,父親就不允許她總是拋頭露面了。

    在隨父親去了南明郡后,很快定下一門親事,嫁到了歸海家。自此成為豪門內的一媳婦,常年都是在深宅大院內,連離開府邸都很少。畢竟‘歸海家’是南明郡數一數二的豪族,規矩也極多,她就常年在后院內繡花畫畫陪夫君,偶爾沒旁人的時候,在夫君面前,她也能練幾次劍法。

    有夫君在,日子還好過些。

    可夫君病死后,僅僅生了一個女孩的她,日子就難過了。

    “玉清妹子?”黎玉清循聲看去,“是誰在喊我?”

    一眼看去。

    只見一名青年笑著走了過來:“玉清妹子,可還記得當年在西山劍園的老朋友?”

    秦云走來時,也根本沒管那些將黎玉清給包圍的那些護衛們,尋常行人們早就躲得遠遠的,根本不敢靠近這些帶著兵器的護衛。

    “嗯?”三角眼青年皺眉看向秦云。

    “滾開。”頓時在秦云前方的兩名護衛,直接揮刀喝道。

    “我和你們無冤無仇,就揮刀相向,這可不好。”秦云笑著說著走了過來,還一副很驚險的模樣閃躲開揮劈來的大刀,不過在躲避的同時,手指輕輕點了一下兩柄大刀,令兩大刀揮舞方向略有變化,噗噗,這兩名護衛竟分別砍在對方手臂上,雖最后連收力,可還是鮮血淋漓。

    這兩名護衛手中刀跌落,都連捂住自己受傷的手臂。

    “只是當個護衛而已,對普通人,下手還是別太狠,否則害人害己。”秦云說著就走到了黎玉清身旁,而周圍那些護衛們卻是有些吃驚,連三角眼青年見狀都微微一驚。

    他們都看得出,這管閑事的青年實力極厲害。

    赤手空拳,簡單兩指,就讓兩位煉氣六層護衛受傷。

    “朋友,可別多管閑事。”三角眼青年冷然喝道。

    秦云卻是看著黎玉清,當初活潑的少女,西山劍園的‘玉清妹子’如今已是嫁為他人婦,穿著也如普通民婦,甚至臉上還故意弄臟了些許,背后的那個女娃娃還在熟睡中。

    “你是云瘋子?”黎玉清辨認出來了,雖然秦云成熟許多,可和十五歲時相比還是有很多相似之處的。

    “玉清妹子,這多年不見,剛見面就喊我云瘋子?”秦云打趣道。

    “云哥。”黎玉清心中一暖,可看到周圍歸海家的一眾人等,還是連道,“這些人都是歸海家的,你不用管我了,你趕緊走吧。”

    “玉清妹子,當年我可是我們西山劍園的劍神。”秦云笑道,“如今八年過去了,我可比當初厲害多了,還怕這幾個小毛賊。”

    “哼哼。”

    三角眼青年冷笑道,“一個親熱的喊妹子,一個喊云哥?我說弟妹,不是要對我死去的弟弟忠貞不二么?怎么現在就和這個小白臉勾搭起來了。”

    “小白臉?”秦云驚詫看向三角眼青年,“還難得有誰說我是小白臉呢,難道我也能靠臉吃飯了?”

    “嗯嗯,不過和你相比,你這幅尊容可真是……”秦云露出嫌棄表情,“大街上隨便拉個人出來,和你一比,都能算小白臉了。”

    “嘴皮子倒是挺厲害。”三角眼青年臉色一沉。

    “云哥,他是歸海家的歸海程,乃是修行人。”黎玉清連道,“歸海家勢大,惹不起的,你就別管我了。”

    歸海家,能成為一郡數一數二的豪族,自然勢大。

    三角眼青年冷笑道:“現在想逃?晚了。”說著他朝身旁一手下眼神示意了下。

    “著。”

    旁邊的獨眼護衛瞬間一揮手,一柄飛刀瞬間飛出,射向秦云,不過因為是郡城內他們倒也不愿直接殺人,這飛刀是直接射向秦云的手臂的。

    呼!

    可飛刀扔出后,卻劃過一道弧線,跌落在地面上。

    周圍護衛們個個驚愕。

    一柄飛刀輕飄飄飛出,仿佛沒力氣一樣,而后墜落在地面上,都沒碰到秦云呢!

    “嗯?”獨眼護衛瞪大了那一只獨眼,他的飛刀絕技怎么可能出這么大紕漏?明明他調動體內真氣,就是一塊大石都能貫穿,怎么會輕飄飄無力墜落?

    “獨狼,你是不是扔飛刀沒用力氣?”旁邊一同伴也忍不住低聲道。

    旁邊三角眼青年也皺眉。

    他可是親眼看到,這柄飛刀扔出,旁人誰都沒碰它,飛刀輕飄飄就墜落了。

    “我沒有。”獨眼護衛不信邪,又連扔出第二把飛刀。

    呼。

    仿佛孩童扔飛刀,飛刀依舊無力,僅僅飛出幾丈遠,都沒到秦云面前,就力盡,跌落在地。

    秦云也一副驚愕模樣,低頭看著地面上的飛刀,又抬頭看著遠處三角眼青年身旁的獨眼護衛,連道:“嗨,一只眼,你這是怎么回事?飯沒吃飽,還是舍不得傷我,隨便找個孩子都比你扔的遠呢。”

    “見鬼了這是。”那獨眼護衛臉色漲的通紅,連扔飛刀,嗖嗖嗖扔出六把飛刀,每一把都飄乎乎落地,落在秦云面前腳下。

    旁邊黎玉清也感到發蒙。

    “住手。”

    三角眼青年卻是喝道,獨眼護衛這才停下。

    “看來你也是修行中人。”三角眼青年看著秦云,“不知哪學來的旁門小法術,故意嚇人呢?”

    “旁門小法術。”秦云驚訝,“什么法術,我怎么不知道?”

    護衛中隱藏著的一位修行人則是傳音給歸海程:“二公子,我看到容壇郡的捕快們正在趕過來,距離這也就一里地,雖然我們沒殺人,可捕快趕到還是有些麻煩。盡快動手,趕緊走吧。”

    “好,你我一起動手,拿下這故作玄虛的小子。”三角眼青年傳音道。

    二人幾乎同時動手。

    三角眼青年一揮袖。

    轟!

    一條火焰直接飛出,籠罩向秦云,令一旁的黎玉清臉色都大變:“云哥,快走。”

    而另一側眾護衛中的有一位青袍護衛,則是瞬間咻咻咻,三根碧綠飛針直接射向秦云。

    秦云卻笑呵呵的,當火焰卻越飛越慢,碧綠飛針也是越飛越慢,到了秦云近前的時候,那一條火焰就停滯在半空一動不動了,那三根碧綠飛針也停滯在半空一動不動。

    這一幕場景,讓周圍人個個目瞪口呆。

    “火焰停下了?這飛針也停下了?在半空中也不掉下來?”護衛們都發蒙。

    黎玉清也吃驚。

    三角眼青年和青袍護衛則是臉色大變。

    “呼。”

    秦云輕輕吹一口氣,那懸浮在眼前的一團火焰直接湮滅,轉頭看了眼旁邊懸浮的三根飛針,僅僅看一眼,三根飛針就直接開始崩解化成粉末墜落。

    三角眼青年、青袍護衛都不由咽了咽喉嚨,感覺喉嚨發干,腿在發軟。

    “我的法器,看一眼,法器就化成粉了?”青袍護衛感到全身在冒汗,恐懼讓他都窒息了。

    “噗通。”三角眼青年直接跪了下來,“前輩饒命,饒命,我歸海程冒犯了前輩,有眼無珠,前輩饒命啊。”

    青袍護衛也跪了下來:“前輩,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前輩饒命。”

    二人都算有見識的,知道剛才看到的場景何等可怕!絕對是傳說中一些可怕修行人才能做到的。

    “云哥,這是……”黎玉清也有些瞠目結舌,卻也感覺到狂喜,感覺到頭腦嗡嗡的,她卻明白一點,她有救了,她女兒有救了!不用死了!

    “我是歸海家子弟,我叫歸海程,還請前輩饒命。”三角眼青年求饒道。

    秦云淡然道:“南明郡歸海家?在我這可不好使,至于如何懲罰你,還是讓玉清妹子來定!玉清妹子,這個歸海程,還有周圍護衛,有誰對付過你,你盡管說,他們一個都跑不掉。”

    黎玉清又連咬牙切齒指了旁邊三個護衛:“還有他們三個,不過,云哥,我和蓮蓮能活下來就好,沒必要大動干戈。”

    “你對他們心軟,他們可對你心狠的很。”秦云說道。

    呼。

    這時候,遠處有捕快們趕來,為首的更是一位銀章捕頭。

    “你們這是在干什么?”銀章捕頭一來,就喝道。

    秦云一翻手拿出了巡天令。

    銀章捕頭一看令牌,嚇得臉色一變,連恭恭敬敬道:“拜見巡天使。”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