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湖南彩票走势图
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原始戰記 > 第二三三章 進行時
    不論是陀,還是炎角部落的其他人,此時都散發著一股無法忽視的血腥殺氣,濃郁得讓人膽顫心驚。

    這就是一批落魄的流落在外并被世人漸漸遺忘的獵殺者,都是一批殺神,

    他們如同從血海中走出,狂暴蠻橫的氣勢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但是,這些人卻又非常克制,只要他們想,下一刻,所有的殺氣都能掩藏起來。

    這些人,就像突然被投放到這片地域上的人形兵器,掀起一處處血腥殺機。

    見邵玄和陀都疑惑地看過來,伏湜回過神,咽了咽唾沫,說道:“首領讓我過來看看,你們這邊需不需要幫助……”

    說到后面,伏湜都底氣不足,不好意思說下去了。

    還需不需要幫助?

    沒見到這邊局勢幾乎一邊倒的情況嗎?

    “咳,你們好像并不需要。”伏湜訕訕道。

    “這邊不用擔心,伏湜你們可以多照看部落里收獲水月石的人。應該有隱匿得極好的人突破過去了。”

    就算炎角部落負責的這邊滴水不漏,但其他地方也會有突破防衛戰≡⊙頂≡⊙點≡⊙小≡⊙說,線的。就如以前那樣,甚至還可能有其他人插手。咢部落內部也不安寧。

    “那好,既然你們這邊沒事,我們就先離開了!”

    說完伏湜就帶著人撒腿跑了。

    跑開的時候伏湜心里還在想:就說不用擔心炎角部落的人嘛,以前看邵玄的實力,也能知道他們部落都應該是比較厲害的人,首領就是白擔心了一場。炎角部落的這些人,不僅不弱,反而比他們所想象的要彪悍得多。

    若是以這樣的部落為對手……

    伏湜打了個寒顫。

    不過。有這樣的部落作為幫手,咢部落這一次的確輕松多了。

    在伏湜離開之后,陀甩了甩刀上的血跡。他身上也沾染了不少的鮮血,顧不上擦拭,和邵玄往另一邊過去。

    這里,暫時沒人過來。一直站在原處也是浪費時間,他們需要主動去尋找。

    咢部落內,有不少地方都是高高的草叢和茂密的灌木叢,而很多善于隱藏的入侵者,就喜歡在這樣的地方守著,等待機會。

    邵玄走入比他還要高的一片草叢,用石刀撥開擋在面前的雜草,警惕注意著周圍,只要稍稍有點異動。直接就是凌厲的一刀過去,因為造成那樣動靜的,多數都是那些潛藏著的入侵者。

    正走著,草叢中又是兩個人撲出來。

    邵玄準備動手,陀攔了一下,意思是讓他來。

    陀剛打算動刀,就見旁邊沖出來一人。

    “我來!我來!”嗑嗑搶在陀動手之前就劈刀而去,手中的石刀斬向最前面的入侵者。

    一刀。兩刀,三刀……

    原本茂密的充滿了青草氣息的野草叢里。頓時彌漫著濃濃的血腥氣味,剛才還活蹦亂跳的入侵者,已經無聲無息倒在地上了。

    在這里,除自己人之外,所有的有攻擊力的活物,全部被視作對手。此刻,在他們眼里,出現的這些人,與當初在山林里狩獵時遇到的各種各樣的獵物是一樣的。雖然這些人跟他們自己長得像,但是。首領說了,非我部落之人,全都是一樣的,當然,盟友另算。

    嗑嗑砍得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有時候,邵玄只感覺這些人的思想簡單得難以置信,對于很多人來說,難以適應的事情,對他們而言完全不是問題。

    砍了兩人之后,嗑嗑就跑了,繼續去尋找藏在其他地方的入侵者。陀被搶了“獵物”,氣得追了上去,他也要搶嗑嗑的“獵物”。獵了多少個“獵物”,事后是要報上去的,首領說會按功行賞。

    他們小隊負責這一片地區,并沒有說必須要守在哪里,所以,他們只需要在這片區域之內,找出那些入侵者,然后宰了就好。

    邵玄并未跟著他們過去,而是繼續朝前走,走著走著,靠近他們所負責的這一片地方邊沿的時候,就碰到了奔跑過來的矛。

    在矛的身后,有三個人正追著,看他們手里拿著的武器,那都是戔部落的人。

    正跑著的矛腳步忽地急轉,猛然劈向追得最緊的那人。對方的反應也不慢,用手中的武器擋住。

    矛的刀因為數次劈砍,上面已經有了不少缺口,這一次的大力劈砍,直接讓刀從中間斷開。

    甩出手中的斷刀,半截刀身扎入追殺過來的那人的喉嚨,而矛并未停留,抽出腰上帶著的另一把石刀,看了眼緊追過來的兩個人,雙膝彎曲,向側面彈射開,撒腿就往那邊跑了。

    矛看到邵玄了,但是,他覺得自己有能力對付,而現在的行為就是告訴邵玄,別插手,他自己解決。不然的話,若覺得無法應付,他就會朝著邵玄的方向跑了,而不是遠離。

    邵玄并不擔心,以矛如今的中級圖騰戰士的實力,硬是一挑三,也很吃力,畢竟對方也是中級圖騰戰士。

    這種看上去不太好對付的,炎角部落的人不會傻了去硬碰,而是跑開。

    就像在狩獵的時候碰到難纏的兇獸一樣,打不過當然要跑,跑了再尋找機會回頭捅一刀,甚至給出致命一擊。

    無疑,炎角部落的戰士,相比起咢部落的人來說,殺起來了,反而越發冷靜,冷靜得讓咢部落的人覺得可怕。

    咢部落的人遇到類似的情況,大多數都是:老子不怕你!拼了!

    這是殺紅了眼的,情緒已經不受控制。

    而炎角部落的人,就如矛這樣,先跑,跑著跑著,當追殺者正以為他要逃到更安全的地方或者尋找同伙的時候,卻又發現他回身就是一刀,連劈帶掃,挨個將追殺者宰掉。

    他們總能在別人覺得瘋狂得失去理智的時候,清醒地尋找最好的出手機會。

    然而,包括咢部落的人、侚部落以及戔部落在內的人,并不知道,炎角部落的人,在山林里狩獵的時候,面對的那些兇獸們,越是危機的情況,越是殺招頻出,若是那時候狩獵的人沒有一個冷靜的頭腦,早就去見先祖了。

    不指望能有多聰明多靈活,他們只需要在危急的決定勝負的那個短暫的時間內,保持清醒冷靜就行了,這樣,殺不了也可以選擇盡量全身而退。

    和邵玄所預料的一樣,矛非常冷靜地解決了追殺者。

    一刀,又一刀,再一刀……

    解決完之后,矛身上也多出了好幾道傷口,不過矛不在乎,上了點藥之后,便朝他爺爺所在的地方跑去。

    敖的那邊。

    “至”在數次出手無效之后,發現面對的人非常棘手。

    面對敖,就像面對著一座巍峨的遠古高山,站在這樣的山前,至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渺小。

    敖的攻擊根本沒有任何預兆,前一刻還在緩緩走著,似乎脫離了這樣的戰場,不欲參與這樣紛爭的觀棋人,下一刻卻閃電般朝這邊跨出一步,在飆升到巔峰的圖騰之力的催動下,借由這一步的踏地之勢,揮出的手臂仿佛剛才被投擲出的那根長矛,帶著沖破一切的剛猛氣勢,朝至沖過去……

    矛到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人影被他爺爺給打飛出去。

    沒有去在意那個飛出去的人影,矛查探了一下周圍,沒發現其他危險人物,便往敖那邊過去。

    “爺爺,要不要放它們出來了?”矛眼神往敖那邊瞟,又快速看看船的方向。

    敖沉默了兩秒,仔細聽聽周圍的動靜,說道:“罷了,讓他們出來松松腿腳。”

    敖將這場戰斗作為炎角部落來到這邊的第一個練習場,第一塊磨刀石,看現在的形勢,完全可以不將那些家伙們放出來,只是,已經過去了這點時間,再加上咢部落之外還有人蠢蠢欲動,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得到敖的準許,矛眼中喜意閃過,也不再多停留,趕忙跑開,讓敖繼續。

    看著那邊被打飛出去又爬起來打算跑掉的人,敖皺著眉頭,捏了捏拳。還真耐打。

    “至”現在只想快點離開,炎角部落的人,對危險的敏銳預判,出手暴烈狠決,還有那一身蠻橫而兇獰的殺氣,都讓他非常震撼。

    這到底是哪里冒出來的部落?!

    “至”心中無比驚駭。

    還有剛才那個年輕人說的什么“將它們放出來”?

    “它們”又是誰?

    “至”心中的不祥之感越來越強烈。

    或許,這次行動,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簡單,而是以另一種讓他們恐懼的方式進行著。

    從敖那邊跑出去的矛,躲開入侵者的偷襲,此刻也不戀戰,拿起皮哨,用一個特定的節奏吹響。

    在各處參與防衛戰的莫爾、陽光兄妹、雷等人,眼中閃過興奮,顧不上身上的傷,躲開入侵者的刀鋒,撒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吹響了自己的皮哨。

    一時間,炎角部落負責防守的地方,好幾處響起了各種哨音,每個人制作的皮哨和木哨的哨音有些微的差別,而每位馴養者的哨音,都是被那些刻印兇獸們所熟知的。

    被勒令呆在船隊周圍的幾只,正無聊地刨地蹬蹄子,聽到哨音耳朵一支,一個加速就往各自馴養者的方向跑。未完待續。。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南彩票双色球一等奖